牛克思藝術年表

1954年,生於浙江青田,8歲隨父親林挺椒學藝,父親誨之以石濤的“搜盡奇峰打草稿”。
少年時喜歡上潘天壽的畫。潘天壽時任杭州浙江美術學院院長,他最愛畫的雁蕩山離青田約百十里。

1971年,父親在“文革”中不堪迫害,自殺。牛克思長子撐家。進入青田石雕廠,成為當地的名手。當時主要做小雕件,花鳥、瓜果等,供案頭把玩和擺設。作品都被浙江省工藝美術品公司收購,被銷往歐洲和美國、日本等。牛克思這些作品數量有五十件以上,都沒有作者署名。

1974年,被選派到內蒙古巴林右旗工藝美術廠,任藝術指導。被評為8級工。

1981年,遊歷荷蘭、比利時、法國、義大利、葡萄牙、澳門。

1995年初,重回青田創作。

1996年, 首件大型作品《錦繡河山》問世。

1997年,花鳥代表作《古木逢春》問世。

1998年,山水代表作《河山之母》問世。

1999年,在上海舉辦的首屆中國優秀工藝美術作品評選中榮獲金獎
首次個展《牛克思進上海》在上海美術館舉辦,受到上海市長徐匡迪的讚揚。

2000年,《江山永恆》問世。

2001年,首次赴美國,在硅谷重鎮庫伯蒂諾市舉辦個展。

2002年,進入中國美術學院雕塑系研究生班進修。

2003年,發表論文《境界與遊歷之說》。

2004年,牛克思石雕藝術館在硅谷中心城市桑塔克拉拉市開館。
被中國國家寶玉石協會授予的“中國玉石雕刻大師”。

2005年,取料壽山芙蓉石的《柳暗花明又一春》問世。
《黃芽菜》問世。
2005年秋新華社高級記者虞雲達發表長篇報導《青田石雕藝術大師牛克思為中國石雕界創造“三個第一”》

2006年,《牛克思創作回顧展(1995—2005)》在美國硅谷牛克思藝術館舉辦。這次創作展,跨度之大、題材之多、品類之全,是前所未有的。
《雄觀萬里》問世,陳列於剛剛落成的青田石雕博物館正廳。

2007年 《春秋鼎盛》問世。
被中國國家發展與改革委員會授予“中國工藝美術大師”榮譽稱號。

牛克思談藝錄

少年時代,是家父林挺椒(五、六十年代的石雕名師)把我引進石道之門,讓我深究青田石雕的ABC。我沿著家父的點撥,獨自行走在山水間,“搜盡奇峰打草稿”,這是家父教導我們兄妹的絕活:從不從細處說理,而是從大處著手傳道授業。因此,這段砍壞了不少石頭的黃金時間讓我練就了不少經驗,如後來創作中體現出的“膽大、心細”便是。師傅引入門,修行靠自我。跳出師傅的條條框框,大自然是我最大最好的老師。1974年至1981年間,作為青田石雕技藝的傳播者,我被選派到內蒙古巴林右旗工藝美術廠。八年大草原的生活,使我的石藝中滲透進了遊民般的天性:自然、灑脫、奔放。(牛克思《遊歷與境界之說》)

我八歲開始跟父親學雕刻,他對我很寬厚和慈愛。我十歲那年,在雕一件《八仙過海》,猴急著想出去玩,坐不住了,邊做邊站起來,結果,石頭上本來坐著的八仙也都站起來了。那鐵拐李能站嗎?我父親氣得操起案臺上的鐵鑿子在我腦袋敲了一下。我記得就這麼一回。(2004年10月對美國加州星島廣播電臺《快樂星期五》節目主持人陳又愷(Frankie Chen)的談話)

在歐洲期間,我一旦打工得錢,便動奔西跑,阿姆斯特丹、巴黎、威尼斯、羅馬、佛羅倫斯、馬德里…… 在各個藝術博物館堙A我認識一個個瘋人、狂人、醉人、癡人,凡高、羅丹、高更、達•芬奇、米開朗基羅、畢卡索……《蒙娜麗莎》的微笑是永恆的,她表現了男人的智慧和女人的嫵媚。羅丹的《思想者》我是懷著一種難以描述的複雜與激動的心情與他見面的,我知道,無論何時何地,思想總是最珍貴的。(牛克思《遊歷與境界之說》)

2002年,我毅然選擇了進中國美術學院進修。有朋友說,像你人到中年,事業有成,還進美院,划算得來嗎?孰不知,這個中之失即就是個中之得!孰不知青田石雕的土氣、小氣不脫的癥結,即在我輩的見識與學識過於狹窄!(牛克思《遊歷與境界之說》)

我深究石藝的終極問題還是個境界問題。境界可區分為“造境”“寫境”兩種不同形態。“造境”即虛構之境,“寫境”即寫實之境。青田石雕應兩者兼有,而非只有後者而無前者,否則,必導致“亂、糟、皺”之態。(牛克思《遊歷與境界之說》)

我不是石農,不賣石頭;我也不按時記工。我做的是藝術品,不是工藝品。賣藝不賣工。(牛克思《遊歷與境界之說》)

雕白菜,不能憑空去雕,總要參考實物。但我們要觀察的是活生生的白菜。什麼是活生生呢?你到超市或是農貿市場去買棵白菜回來,擺在工作臺邊看。這樣的白菜已經是失去很多水分了。我們必須到菜地堨h觀察白菜,而且,最好是大清早有露水時候去看,這時候的菜最新鮮。(2005年2月18在青田縣山口石雕城的談話)

什麼是‘工細’的‘細’?看得見的地方都不是‘細’,現在雕刻工具很先進,要做多細就能多細。看不見的地方才是‘細’。(2005年6月與美國牛克思藝術館館長舒建華的談話)

技術進步不等於藝術進步。我們的石雕作品,要經得起近看,還要經得起遠看;不僅要好看,還要耐看。要有感覺,要有內涵。(2006年3月與美國牛克思藝術館館長舒建華的談話)

我在雕刻石頭的時候,可以說是任何雜念都沒有。……我和石頭是很有緣分的。一塊從山上打下來的石頭,擺在那堙A我要把它做成什麼,直接會進入我的腦子,吃飯、睡覺時全在堶情C靈感豁然來的時候,就會自然反映出這塊石頭可以做成什麼樣的東西。(2000年6月對浙江教育電視臺專題片《青田石緣》攝製組的談話)

在我看來,石頭和女人一樣,有容貌、有體態還有內心。在石雕塈痡`常體驗到那種靈與肉交融的感覺。(2004年10月與美國牛克思藝術館館長舒建華的談話)

石頭是最純潔和自然的,它一點都不粗硬。我做了幾十年石雕,你看我的手一點都不粗燥。石雕做得不好,不是石頭有問題,而是我們人有問題。(2004年10月對美國加州KTSF26電視臺《話越地平線》節目主持人萬若全(Jo Wan)的談話)

今天我有幸作為第三屆浙江省工藝美術大師代表這媯o言,我感到非常光榮和激動。前不久,我還被國家發改委授予中國工藝美術大師的榮譽稱號,但是我非常珍惜浙江省工藝美術大師的榮譽,因為有了浙江省工藝美術大師,才使我有可能成為中國工藝美術大師,因為有浙江這塊熱土和良好的環境,才使我有發展和成長的機會。今天省領導親臨會議,充分說明了政府十分尊重知識,尊重人才,對我省傳統工藝美術的高度重視。作為具體從事工藝美術事業的一分子,我深受鼓舞,深受振奮!為此請允許我代表第三屆浙江省工藝美術大師對省政府及有關部門領導表示忠心的感謝!在以往,我們這些以手工為業的,古時候叫“百工之人”,也叫“"匠人”,通俗叫“手藝人”,社會地位不是很高,達官貴人、文人雅士把我們看作工匠,花匠、木匠、和石匠是一樣,多數時候說我們有“匠氣”,偶爾看得順眼了說是“能工巧匠”。哪能像今天,我們被政府授予“工藝美術大師”的光榮稱號。我們現在被稱為“工藝美術大師”,那是國家和社會給予我們的榮譽。我們自己要擺正自己的位置,做一個有德有藝的工藝美術工作者,我想應該是埋頭苦幹,讓作品來說話,名字、名氣都是次要的。中國古代的青銅器、故宮,龍門石窟和敦煌壁畫,都是我們遙遠的先輩同行們創作的,但都沒有留下個人的名字,作品千古流傳,而本人默默無聞。跟他們相比,我們今天真是太幸運了。所以我們不要圖虛名,要扎扎實實出好作品。 我留心看過中國和歐美許多博物館堨j代雕刻品,在正常視線看不見的地方,比如人物雕像托掌時,朝下的手指和指甲也是精細雕刻的,小小的一個細節,就能體現藝德。藝德是我們的立身之本,在這一基礎上,我們還要強調創新。按照我的理解,所謂“工藝美術”,關鍵在“工藝”上,而“工藝”兩個字,是可以拆開來理解的。“工”就是要老老實實,恪守師傅和祖宗的規矩。而“藝”卻是相反,要變化出新,體現前無古人、不拘一格的創造精神。“太平盛世出極品”,今天中華民族正經歷偉大的復興,國家走向繁榮昌盛,正是我們工藝美術工作者大顯身手的黃金時期,我們一定要非常珍惜工藝美術大師的榮譽稱號,謙虛謹慎,以此作為新的起點,盡我們的心力和才能,創造出更多更好的無愧我們時代的作品來回報國家、回報社會,同時,要培養好接班人,使工藝美術事業後繼有人,為繁榮浙江省的工藝美術事業作出積極的貢獻!(2007年2月12日,牛克思在浙江省第三屆工藝美術大師表彰大會上代表全體代表的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