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說我“牛氣”“傲氣”,其實,我是很內怯的。我搞石雕,相石,開石,雕刻,眼知,手知,心知,很多年了。從中悟到做人的道理。人,再“牛”,還能比得過石頭?多少歷史上的豪傑,還不是成為一堆朽骨?多少當今的偉人,還不是變成一把灰?而石頭,幾百、幾千、幾萬年還是老樣子。我這樣說,意思是,我們吃手藝飯的人,不要圖什麼虛名,像樣的作品才是立身之本。我的朋友,都是先看到我的作品,很喜歡,後來才認識我的。人,過眼雲煙罷了,作品卻要面對時間的考驗。後人是只認作品的,作者的名字無關緊要。秦始皇兵馬俑、龍門石窟、敦煌壁畫,作者叫什麼?沒有人知道。我自己,能留下幾件像樣的作品,有幾個能真賞的知音,就知足了。
—— 牛克思